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PK10开奖直播
当前位置:首页 > PK10开奖直播

PK10开奖直播:对当前经济政策指导方针的批评意见之五

时间:2018/7/1 20:37:20  作者:  来源:  浏览:0  评论:0
内容摘要: 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发展经济与用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发展经济的着眼点是完全不同的,资本生产是以利润为目标,没有利润就被认为是没效益,债务高低的考察、降杠杆、去杠杆都是典型的以资本利润、资本效益目标来衡量并进行宏观调控,不是说这不可以,而是单纯以资本利润为目标来进行的宏观调控,就会将...

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发展经济与用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发展经济的着眼点是完全不同的,资本生产是以利润为目标,没有利润就被认为是没效益,债务高低的考察、降杠杆、去杠杆都是典型的以资本利润、资本效益目标来衡量并进行宏观调控,不是说这不可以,而是单纯以资本利润为目标来进行的宏观调控,就会将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非资本生产与社会资本生产的部分都会被调控掉。

为什么?因为,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非资本生产与社会资本生产这两大生产方式所生产的产品,都是有价值没有价格的,如果属于这投资于这两种生产方式中的生产,由于它的价值主要是社会的外化价值,通过集聚生产方式使得社会整体的价值获得提高,本身可能是没有价格,或者是内含价值高,价格低,老百姓能获得实实在在的实惠的消费价值,甚至不用分配直接给老百姓共享,生产这种产品所形成的债务就可能无法偿还,如果只以资本利润为目标,在这些方面的投资就会被革掉。在去产能过剩过程中,仅仅是以资本利润为目标,也同样会看不到非资本价值生产与社会资本生产这两大生产方式在去产能过剩的中的作用。例如,钢铁过剩,建筑行业产能过剩,而现在全民医保还远不能得到满足,用绝对去产能的方式是将这些产能消灭,现在将这些过剩的产能拿来盖医院,满足全民医保的这种属于社会资本生产的产品生产,既解决了过剩产能问题,又提高了全国人民的福利水平。这样的国债、地方债是好事。用负国债地方债的高低的眼光来去杠杆、去产能,这不是将社会主义的生产革掉吗?

再例如,现在各大城市交通拥堵厉害,老百姓每年因城市交通拥堵而浪费的时间价值是十分巨大的。但是修地铁需要地方债来解决资金问题,这需要政府来组织,属于社会资本生产的范围。而地铁的资本金回收期需要30年以上,如果以资本利润为目标,站在资本的角度看问题,就不值得投资,投资了也是属于一块不良资产,甚至本金利息都无法收回。但是,即使是一分钱都不回收,居民因节约时间而获得的价值就远不是那点投资资金所能衡量的。一个城市因地铁、高铁、高速公路等所提升的价值,都不是这个项目本身能不能收回投资的问题。不是天天有一些人在那里骂高铁,负债几万亿,每年只能收回利息。从资本利润的角度看当然是不好。如果让资本来控制,不仅没有今天的高铁网,而且票价立马会上涨一倍。但是,它所提高的国力,以及较低票价给老百姓的实惠。

当然,上面负债去盖医院、修路方面只是为了举一些大家好理解的例子,还很多复杂的宏观价值生产问题不是那么直观。中国市长有一句出名的话,叫做要想富就修路,说得是修路本身不一定赚钱,但是给社会创造的价值不是收回投资资金所能衡量的,它能给区域的房地产、居民生活带来价值。而这些都是属于社会资本生产的范围。现在是一刀切,地方债要回收,甚至有些地方连政府发不出工资,更有些人叫喊要地方政府学美国搞政府破产。当然,如果地方政府是因为恶政而负债累累,应该追究行恶政、搞腐败的官员的责任,而不是一味地追索地方政府要还债,并且,据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基础设施投资大为减少,为的是所谓降杠杆,连必须要的基础设施建设都一概停下来。

传统社会主义理论在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上,是全民所有制与集体所有制。《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通过对当代社会价值生产过程与运行规律的考察,从理论上论证了这种社会主义理论是错误的,全民所有制的国有企业,集体所有制企业仍然是属于资本生产的范围,它要依据政权的性质来决定。真正的社会生产方式是社会资本生产(社会资本这个概念在《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中被重新定义)与非资本价值生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越性在哪里?就在于中国目前的体制是,既有资本生产,又有社会资本生产。过去30年之所以能取得较好的成绩,就是因为资本主义生产与社会主义生产(包括社会资本生产与非资本价值生产)两手抓、两条腿走路。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原来就有的,引进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后,变成了实际上的四种生产方式并举。这本来正是中国的制度优势,但是,这两年所提出来的改革目标,是“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上起决定作用”并且,从这两年来、特别是今年的一系列经济方针政策来看,实际产生的作用就是要革掉社会主义的生产,只要纯粹的资本生产。因为社会资本生产与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产品都是属于不用交换就直接进入消费的产品。不用交换就不存在市场。现在改革的目标是“市场决定一切”这难道不是明目张胆在革除社会主义,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根本相冲突?

即使是宏观调控要采用资本生产手段,目前的这种经济政策方针也是在实践过时的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的资本主义调控手段。教条主义的照搬这些过时的并且是错误总结经验的手段,己经给中国经济带来了灾害性的苗头。不是要学资本主义么,应该学一学当前美国是如何发挥以信用价值生产主导实体价值生产的生产方式来进行宏观调控。要照搬的也应该是当前的美国,而不应该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的美国。

例如,如果解决资本生产进入到全面产能过剩后的资本生产问题,美国是采用信用价值生产方式,如股市信用价值生产、货币信用价值生产、国债货币信用价值生产方式、印钱消费信用价值生产方式,通过对过剩的投资货币与消费货币重新采用信用价值生产方式来重新进行调节,从而使过剩得到解决,从而达到效益价值生产的目的。这种宏观调控的方式才是真正的“市场决定”的方式。什么叫市场决定?这才叫市场决定!而我国这几年来的去产能手段,却主要是依靠行政手段,正好是违反“市场决定”的手段的。

从这个角度上看,我国当前宏观调控上的去产能、去杠杆、降杠杆,都是反市场化的。因为杠杆多大,取决于信用价值生产的能力。当然,我国在对国企的管理中还存在着预算软束缚,但是这一直都未能很好解决的属于国企管理不到位的问题,应该研究的是国企管理制度设置。国企管理制度始终不能到位,往往是与腐败相联系的。但“降杠杆”做法并不能解决国企管理中给腐败所留的制度后门。

降杠杆目标中的国债、地方债问题。国债、地方债投资项目都是属于社会资本生产的范围。社会资本生产的是属于经济发展的环境产品,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产品大多数都表现在知识、科教方面,如果用这些生产手段来进行去产能过剩,其手段,方法、结果都会有很大的不同。非资本品与社会生产的环境产品,都是有价值而无价格的产品,没有价格,也就说明不用经过市场交换,不需要分配,其价值为全社会共享。过去30年中国正依靠这种生产在资本生产的背后同时发挥作用,才取得了今天的成绩。在当前资本生产进入全面产能过剩后,正应该发挥这种社会主义生产的优势时,却提出“市场在配置资源上起决定作用”的改革目标,所以,这种改革不可能成功。一些学者、政界头面人物所抱怨的“改革推进不下去”,这些照搬派就不好好想一想,你所设立的目标是不是在开历史的倒车?对开历史倒车的改革只会被历史辗压,怎可能成功?

最后说说国债与地方债。《信用价值论》的理论原理告诉我们,国债分投资性国债与消费性国债,投资性国债流量部分是属于信贷产品,只有存量部分会自动地转换为国债货币。中国的货币发行、中国的人民币国际化,都必须要有国债与国债货币发行相配合。而且,当资本生产进入到全面产能过剩与资本过剩后,必然产生对国债货币的需求。当然,中国目前具体地需要多少国债与国债货币,是需要依据《信用价值论》中所提供的理论原理与计算公式进行应用研究。本人目前并没有进行这种应用研究。但依据我国目前的经济状况,国债货币量最少也需要30-50万亿,并且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而增长。投资性国债每年需要量的计算,是需要依据《信用价值论》297页至300页中“再生产均衡方程式”,在设定的优先目标条件下进行计算,在目前的经济体量下。每年投资十万亿肯定不算多(需要依据计算公式进行来证实)。原有的地方债建议按照《信用价值论》中的理论原理,按照一定的规则将其转为国债货币,新增地方债改由国家财政部统一发行国债,指标分配给地方。国债指标向二线、三线梯度省倾斜是应该的。

必须要振兴股市,只有股市涨,企业才获得由股市创生价值而支持效益性的投资。美国企业能从股市能获得90%的融资,不是因为发股票,而是因为股市长期的上涨,所创生的价值支持上市企业对实体经济的投资。股市创生价值、对信用价值的生产能力主要取决于股市中的政府信用与上市公司的企业信用,而货币政策紧缩,任何时候都是股市的大敌。中国货币当局总在说是执行中性的货币政策,但银行有那么多的理财产品,而且利息高达10%以上,仅由此证据,就证明了中国货币政策一直是紧缩的。因为这个道理很简单,任何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只有货币供给紧张,需求不得满足,才会产生高利贷,

而紧缩货币的结果必然会引起股市下跌,股市下跌不仅会引起总需求减少,而且会进一步引起基础货币的供给减少,货币供给进一步减少,高利贷利息更高,而产品更加没销路,直到企业倒闭,整体经济下一个台阶后,螺旋式的再下跌。而这种状况正是当前的现实。

宏观经济有着十分复杂的内在环节与运行规律,表面现象与内在本质往往完全相反。只有结束“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西方经济学”的局面,才可望进入中国社会主义的快车道。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PK10开奖直播)
青ICP备566543380号